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理事长和少年(限)

[复制链接]
余温 发表于 2017-9-2 15: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11
11
11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1.理事长和少年(限)
风华学院,理事长办公室内,
「啊……,够了,不要……」一阵阵女人娇喘的嘤咛声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宽大的办公桌上,一个赤裸半身的美丽女子双手环抱着少年的颈部,裙子被撩的高高的露出丰盈又有弹性的大
腿,跨间被少年的右手占据,还死命的上下搓着揉着。
看那少年努力的模样,好像不把女子的私处弄坏就不甘心似的,手一直不停快速的动着,真像足了强力马达。
女人全身酸软的靠在桌上哀嚎声不断的吐出。
「怎麽样,我和你未婚夫比起来,谁更厉害?」那少年更是拼命的在那女人的跨下蹂躏着,边揉还边咬牙切齿
的说:「小淫妇,揉死你。」女人实在受不了永无止境的无情摧残而两腿大张着,那波涛汹涌般的快感一直蜂拥而
出,她受尽折磨的只能全盘承受,用那唉嚎声来表达受不了的讯息。
「啊…啊…没,他还没有碰过我,真的……」
少年冷笑着看着身下在欲望中挣扎的女子,讽刺道:「送上门来的肉不吃,难不成你未婚夫有什麽隐疾?」少
年的手仍然快速的抽动着,女人的跨下传来一阵阵的〝噗哧〃〝噗哧〃声。
「啊…别插了别再插了,我快快受不了了,啊…啊…。」「不说话了?怎麽不说了?看你这副淫荡的样子,我
真想操死你……」「啊啊啊…别挖,别挖了,别再挖了,我…啊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快停啦停啦啊…」女人
死命的抓着少年的脖子,上衣的钮扣全开,胸罩也不知去向,两粒尖挺的玉乳随着男的揉动而左右摇晃着,双腿随
着男的抚弄越张越大的往下蹲了下去,几乎要从桌上滑下。
不久後,女人全身颤抖的躺在桌上,抖了几下後就虚脱的手脚大张着,男的开始脱起了裤子现出宝贝,然後两
手往女人的大腿一拉,女人的大腿就被大大的分开,那湿淋淋的私处和丛林密布的两个小丘流着白浊的水,一会儿
大,一会儿小的涌出,清晰可见。
「嘿嘿,满意吗?还没给你就泄了,真是下贱。」少年的手往自己的下体伸了过去,扶着巨擘往女人的阴户挺
进,嘴里还不停的羞辱身下的女子。
「我从头到尾就只有你一个人,都说了少寒只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少年臀部猛然的往前一挺,那美女「啊!」
的一声,全身绷紧的抓着少年的双手,似乎突然的侵入让她感受太强烈,臀部往後退却一些。
「哼,你当我还是三年前被你骗的那个毛头小子吗?少寒,叫的那麽亲热,还说没有奸情。」少年的臀部往後
一拉,退出了蜜洞,女人的臀部不依的赶紧跟上,无奈挺起的高度有限,甬道内突然间空无一物,难过的双腿一缩
合了起来。
「唉酸死了,你,你想要怎样啦?」她两腿互相的摩擦着,似乎那花瓣正痒的不得了,想藉由大腿的扭动来摩
擦下体,可想而知现在她的阴唇一定是整个扭在一起搅成一团了。
少年像是故意折磨她似的,径直离开桌子,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靠背椅上,悠闲的欣赏起眼前的女子的窘
境,话说夏欣颜的身材真是一级棒,该大的大,该瘦的瘦,雪白的身躯,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围,细长的大腿,
脸蛋上那付大大的眼镜一脱,整个脸如脱胎换骨般亮丽绝艳,美艳万分。尤其是那刚受无情摧残的花朵,粉红娇艳
的两片花瓣洒上万点露珠,中间的那一条细缝更是令人向往,非常非常的想插进去尝尝被嫩肉包围的感觉。
敞开衣裳裸露而出的乳房,傲然的挺立着,那两粒小樱桃真是鲜嫩多汁,高高的挺立在白皙双峰上,无不诱惑
着少年。
严颢像是想起了什麽,突然站了起来,大手重新覆上了夏欣颜的胸部和下体,女人又开始受不了的往桌上躺去,
少年报复似的一直猛烈撞击着女人的跨下,女人的两腿紧紧缠绕着少年的腰际,承受着巨大的撞击,每撞一次,那
女人总发出愉悦的娇哼声。
这时,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女人推了推伏在身上的少年,求饶道:「有人来了,等会好不好?」谁知少年
像是故意和她过不去一样,更加用力的攻击着她的敏感处,「门没锁,进来吧。」女人惊恐的挣扎着要起身,她是
这个学院的理事长,如果让外人看到现在这个情景,自己肯定会名誉扫地。可惜的是,外面的人已经进来了,而她
却还沈浸在严颢制造的一股股欲望中无法自拔。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理事长,您下午开会的时间到了。」来人面无表情,好像习惯了眼前的场景。
夏欣颜看到进来的是自己的秘书,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一种羞耻的感觉弥漫全身。虽然不是第一次当着
自己秘书的面和严颢欢爱,但这对於她来说还是难以接受。
「哭什麽?」严颢看着落泪的女人,突然有些烦躁,夹杂着隐隐的心疼,但很快又压制下来,大手覆在两人的
交合处,邪恶的说道:「对着凸起的阴核,狠狠的按了下去,你只要下面这张嘴流水就可以了。」夏欣颜知道严颢
喜欢当着外人的面羞辱自己,但她却无法反击,被调教的敏感的身子,很容易就陷入情欲之中,她知道如果自己反
抗,严颢会用更残酷的手段来折磨自己,思绪也不禁回到两人再次相遇的时候。
2.再遇(限)
半年前,
夏欣颜喝了口咖啡,看着眼前这个聘用的男秘书,突然感觉有些眼熟,却怎麽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仔细打
量着眼前的男子,或者称之为少年更合适,英俊的面容,紧迫的气息,让她没来由的有些心慌。还好,鼻梁上的那
副眼镜使整个人多了份书卷气。
她暗自好笑,责怪自己的多心,一个新来的小秘书怎麽把自己搞的紧张兮兮,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她揉了揉
眼角,转身回到办公桌前,「这里没你什麽事了,你先走吧。」男子看着眼前毫不防备的人儿,嘴角微微一挑,转
身向门方向走去。
「帮我把门带上。」夏欣颜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过了一会,只听见「哢嚓」一声,门被反锁了,而严颢竟然又去而复返。
「还有什麽事吗?」夏欣颜皱了皱眉头,对这个新秘书有些不满。
「老师真是健忘啊,不记得我了吗?真是让人伤心……」男子慢慢的取下眼镜,走到夏欣颜身後,俯下身子,
将夏欣颜固定在双臂之内,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道:「我可是还记得老师,特别是您美丽的身体。」「严颢?」夏
欣颜吃惊的捂着嘴,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莫名的悲伤,增添一种凄楚的美感,看到夏欣颜的这种样子,严颢又止不
住的砰然心动,坐到夏欣颜的身边搂住夏欣颜的纤纤蛮腰,激动地伸手扳过夏欣颜娇嫩的脸,贪婪地吸吮夏欣颜的
樱唇。
夏欣颜挣扎着,哀求道:「严颢,你别这样。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好不好。」严颢冷笑道:「我们之间还有什
麽好谈的,玩弄我的感情,拿了我家的钱就直接一走了之,老师不做商人实在是太亏了。我只是拿回我应得得。」
「不是的,严颢,你听我解释。」夏欣颜知道当初自己的离开对严颢伤害很大,但是自己并没有玩弄他的感情啊,
她是真的喜欢他,才会和他在一起的。
可惜严颢此时什麽也听不进去,他一把堵住夏欣颜的小嘴。手慢慢摸到夏欣颜的胸部,不停地隔着衣服抚摸揉
捏着夏欣颜尖挺的椒乳,夏欣颜不停地用双手抵抗着,但毕竟女人的力量有限,再加上严颢高超的吻技,不由得额
头冒出汗来,接着没多久的时间夏欣颜便已经香汗淋漓。
严颢慢慢解开夏欣颜上衣的钮扣,夏欣颜大吃一惊,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了严颢,惊说:
「啊……不要这样……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好不好,不要……,这里是办公室。」严颢冷笑着站起来,突然将
夏欣颜拉了起来,将她扛在肩上,走进一旁的专属休息室。夏欣颜拼命挣扎,大声喊叫:「不要啊……严颢你放开
我啊……不可以这样……我求求你,别这样……啊……放我下来……」严颢将夏欣颜放在休息室里的一张躺椅上,
取出手铐将夏欣颜双手铐上,并将双手高举过头,绑在躺椅後面,扯开夏欣颜的上衣,拉掉胸罩,整个完美雪白的
椒乳,弹现在眼前。随後,他把早已准备好的摄像机架在一旁,对准夏欣颜。
夏欣颜拼命的哭喊着:「不要啊……严颢,放开我……」严颢接着把夏欣颜的裙子掀起来,将内裤扯下来,拿
出两条绳索,将夏欣颜的双腿一左一右绑在躺椅的把手上,整个人强压在夏欣颜的娇躯之上,左手扯住夏欣颜乌黑
亮丽的秀发,伸出嘴疯狂地亲吻舔舐夏欣颜那娇艳欲滴,白里透红的香腮,右手不停地搓揉夏欣颜的椒乳。
夏欣颜拼命挣扎,不断地哭喊着:「不要啊……严颢……求求你……啊……不要啊……」严颢笑道:「老师,
都怪你不好,谁叫你生的这麽美艳动人,当初我可是忍得很辛苦,不过现在没必要了。」说完便卷起舌尖挑逗着夏
欣颜敏感的粉红色凸起。
夏欣颜手脚都被紧紧绑住,只能苦苦哀求着:「啊……对不起……啊……原谅……老师,求求你……不要啊…
…啊……」求饶的声音中已慢慢地增加娇喘的呼吸声。
严颢慢慢地从胸前的浑圆舔到夏欣颜的锁骨,一阵酥麻直冲夏欣颜的大脑,夏欣颜终於忍不住淫叫起来:「啊
……嗯……啊……」下体早已泛滥成灾,脸上也已一片红晕。
严颢见夏欣颜已经不再做激烈的反抗,猜想是药效起了作用,便站了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衣裤脱下来,蹲在夏
欣颜的私密前面,细细欣赏着:「哇……好美丽的小穴,原来老师早就湿淋淋了。以前没有好好欣赏,现在我要全
部补回来。」「啊……不要……不要看,羞死人了。」夏欣颜羞红着脸,恳求严颢。
严颢将嘴巴直接凑过去,吸吮着夏欣颜嫩穴中所流出来的泉水,并不时用舌尖拨弄着已经泛红充血的花核,夏
欣颜只能不断地娇喘呻吟着:「啊……不……不要……啊……啊……」严颢慢慢地将中指插进夏欣颜的花穴中,慢
慢地旋转抽插着。夏欣颜扭动着娇躯,叫着:「啊……严颢……,啊……严颢……」严颢加上食指一起抽插,并用
大麽指不时地刺激阴蒂,而另一只手抚摸着夏欣颜的椒乳,大麽指与食指捏揉着粉红色鲜嫩的乳头。
夏欣颜的娇躯更加疯狂的颤抖着,艳红的樱唇发出动人心魄的嘶喊与娇吟:「啊……严颢……啊……我……我
不行了……啊……啊……要到了……啊……」严颢淫笑着:「嘿!嘿!嘿!老师,你还是那麽敏感啊,真是天生的
荡妇,居然被自己的学生用手指头搞到高潮,你还知道羞耻吗?」此时的夏欣颜脑海中已经完全混乱了:「啊……
不要说了……啊……啊……是……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好舒服
……啊……我……我到了……啊……」一阵高潮直击夏欣颜的脑神经中枢,使得夏欣颜陷入半昏迷状况,娇柔无力
的躺着,只听见满足的声音:「嗯……嗯……嗯……」严颢忍不住爬上了夏欣颜的娇躯,将巨大的凶器抵住夏欣颜
的嫩穴口,猛然用力一插,整只玉茎插入了自己梦想已久的美穴之中,只听到夏欣颜一声惨叫:「啊……不要啊…
…」夏欣颜顿时大哭失声:「啊……好痛啊……」感觉好像被撕裂的痛苦使得夏欣颜全身几乎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夏欣颜张开小嘴,不停地呼气喘息着,一双美目却流露出惊惶痛苦的眼神。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由於当初严
颢疼惜夏欣颜,帮没有完全解放自己,而这次,他是来报复的,自然无所顾忌。
严颢轻轻动了一下,夏欣颜惊恐的哭求:「严颢……啊……别动……啊……求求你……啊……不要动……不然
……我会……啊……痛死……呜……呜……」严颢见夏欣颜表情如此痛苦,心中又忍不住爱怜起来,不停亲吻着夏
欣颜羞红的粉颊,舔吸掉夏欣颜的每一滴泪水,接着从粉颈到香肩,严颢仔细地舔吻着夏欣颜身上的每一寸娇嫩的
肌肤,直到夏欣颜的嫩穴逐渐习惯了自己的巨大,才又缓缓地在夏欣颜的嫩穴里抽插起来。
渐渐地夏欣颜娇喘声又在耳边响起:「啊……严颢……啊……啊……你……你的……太大了……啊……啊……
小……小穴……啊……被……啊……被你……塞……塞得……满满的……啊……」严颢温柔的问道:「老师,舒服
吗?」
夏欣颜大口喘息着:「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夏欣颜在此时又再一次达到高潮,至
极的肉欲满足,令夏欣颜娇柔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而昏晕了过去。
此时的严颢看着已经昏厥的夏欣颜,反而增加本身的兽欲,加快抽插的速度,没多久夏欣颜便在严颢不停地抽
插之下,痛苦地醒了过来。
夏欣颜强忍痛苦哀求着:「啊……啊……痛……好痛……啊……求求你,让……让我休息一下。」严颢丝毫不
理会夏欣颜的哀求,增加抽插的速度,并问道:「老师哪有这麽不经操,我不在的这几年,老师身边应该有不少男
人吧?」「啊……啊……不……不行了,啊……快……快死掉了……啊……啊……」夏欣颜扭动着娇躯,疯狂的摇
着头,一头秀发四散飞舞,一对丰满雪白的椒乳,随着严颢的抽插撞击,不停地上下晃动着。
严颢追问着:「快说,老师跟几个野男人上过床?」说着将抽插的速度加到最快。
此时的夏欣颜被严颢折磨到几近疯狂,理性早已被肉体的欲望征服,娇躯被严颢驰骋着,鲜红的嘴唇传出婉转
娇啼:「没,除了你没别的男人了,啊……」严颢淫笑着:「老师,是不是只有我能满足老师淫荡的身体?」夏欣
颜的娇躯不停地扭动、颤抖着:「啊……是,只有颢才能满足我……啊……真的……啊……不行了……啊……我…
…我要去了……啊……啊……啊……」严颢毫不放松,反而用尽全力在夏欣颜的嫩穴中抽插着:「嘿嘿,那是老师
自愿让我干的喽?」夏欣颜在严颢疯狂的抽插之下,已经到了神智不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步,只能严颢说
什麽便回答什麽:「啊……啊……是……是我自己……送……上门来……让……让严颢……严颢干……干我……啊
……啊……又快……又快去了……」夏欣颜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之下,放弃了自身最後的矜持,完全释放出内心的
情欲,於是,全身又散发着一种妖媚风骚的韵味,刺激着严颢的感官神经,终於,忍不住将精华完全地射进了夏欣
颜的娇躯深处。
夏欣颜随着至极的高潮又几乎虚脱的昏晕过去,而严颢更因再次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儿,满足的趴在夏欣颜的娇
躯上,保持欢爱时的姿势,沈沈地睡去。
3.威胁
不久之後,当夏欣颜悠悠醒来,少年已经离开了她的娇躯,手脚上的绳索也已经松开。当她看见一旁的严颢时,
便马上痛哭失声,并且哭着问道:「呜……为什麽?为什麽要这样子对我?呜……」为什麽曾经那个温柔的男孩会
变成这样。
「怎麽了,小宝贝?」严颢说着,突然伸出手捉住夏欣颜细嫩的皓腕,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坐在自己的大腿
上。此时的严颢,和刚才施暴的人完全判若两人。
「啊……」一声惊呼,夏欣颜挣扎着,想要脱离严颢的怀抱,但在严颢强而有力的环抱下,丝毫没有作用,只
好放弃挣扎,任由严颢抱着。
夏欣颜水嫩羞红的香腮上,早已经布满了泪痕,水灵柔媚的双眸里,透露着自己的柔弱与无助。她羞愤地瞪着
严颢,谴责的话语中带着哭腔,委屈无限地问道:「你到底想要怎麽样?」严颢却是一点也没体会到夏欣颜的悲伤,
在夏欣颜的惊呼声中,抱紧光溜溜、滑腻腻的娇躯,翻倒强压在沙发上。两人现在的心情真是天壤之别,一个有如
在云端,一个有如陷泥淖。夏欣颜挣扎了几下,便无力地放弃了,这一天里所经历的一切,让她感到由内到外的感
到无力。但是面对严颢的贪婪的欲,夏欣颜只能寄望於自己的柔声细语,能令严颢恢复一些理智。
「严颢,你别这样,放开我,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夏欣颜柔弱地苦苦哀求,虽然她不爱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
但是从小所受的教育让她无法接受眼前的事情。
「有未婚夫又怎麽样?」严颢抬起头,双手扳过夏欣颜的粉颊,让两人的目光交接。
夏欣颜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们这样做事不对的……」严颢双手紧握着夏欣颜雪白弹翘的酥胸,冷冷地说:「
我不管你以前有几个男人,跟谁上了床,但是从现在开始,只要我想玩你,你就要随叫随到。」夏欣颜作梦也没想
到,严颢居然会变得如此无赖,不由得热泪盈眶,推开严颢的双手,站起身来大声骂道:「你这个败类、人渣!我
绝不会答应你的。你放开我!」严颢冷笑道:「是吗?你先看看这是什麽?」说完後,走到书桌旁,将桌上的电脑
萤幕转向夏欣颜。
此时电脑萤幕上,一张张极为淫秽的照片映入眼帘,夏欣颜急忙走进一看,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正是他们刚
才欢爱的场景,而照片里的女主角正是自己,夏欣颜惊怒交集,不及细思,将整部电脑推倒在地上,怒气冲冲地瞪
着严颢。
严颢大笑道:「哈!哈!哈!没用的,我不但存在电脑里,而且还寄到我所有的电脑,连相机的记忆体也被我
藏好了,你想要多少我都能复制给你!要不要给你的未婚夫也送去一份,让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个淫荡的女人。」
夏欣颜一听,不由得双腿一软,颓然坐倒,艳丽的娇靥刹那间变得苍白,毫无血色,口中喃喃自语:「怎麽办?我
该怎麽办?」严颢将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放在沙发上,开口说道:「这衣服是我专程替你订做的,你乖乖的穿上它,
我在停车场等你。来不来?随你便!後果自负。」说完之後,便离开办公室,留下伤心绝望的夏欣颜一个人低头饮
泣。
严颢开着车,载着身穿丝质长裙的夏欣颜,想到夏欣颜的裙子里,没穿内衣裤,所以一边开车,一边将右手伸
进女人的裙摆里,命令她张开那双修长嫩滑的美腿,尽情地爱抚着她那香滑多汁的小嫩。
夏欣颜不敢违抗严颢,只能含着泪水,将哀羞的脸蛋转向车窗,双手紧紧地抓住裙摆,任由严颢恣意抚摸、玩
弄。
严颢把夏欣颜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然後递给她一串钥匙,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我等会
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暂时放过你,否则非干到你下不了床为止。」粗俗的话语反而更加刺激了她,夏欣颜被他一
路上抚摸、玩弄,嫩穴早已经湿透,本以为严颢还会侵犯自己,没想到竟然没有,当严颢离开之後,她不由得微感
失望……当夏欣颜冷静下来後,不禁悲从中来,那原本引以为傲的性感娇躯,曾经让严颢倍加疼惜,如今只是成为
他发泄兽欲的工具,夏欣颜不敢想未来的命运,现在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4.此情可待成追忆(限)
严颢离开後,夏欣颜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空旷的客厅内,回忆着自己和严颢的点点滴滴。
原来,3 年前,24岁的夏欣颜本该是个富家小姐,师范毕业的她,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准备当一名教师,
可是突如其来的一连串变故让她措手不及。先是父母以外身亡,然後本该由自己和妹妹继承的家产,却被叔叔夺了
去。
而叔叔还以夏家族长的名义让她和严氏企业的大公子联姻,而那个人就是严颢。为了摆脱叔叔的控制,夏欣颜
以家庭教师的名义接近了严颢,她这时才知道,自己联姻的对象竟然是个只有16岁的男孩子。不甘心的便趁机诱惑
男孩,想让严家主动退婚。
可是,谁知道後来的事情超出了她的预期,她没想到自己会真的爱上这个比自己小8 岁的少年,而这个16岁的
清冷少年,也无法自拔的爱上的这个美丽的家庭教师,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献给夏欣颜来博得她的欢心,或许那段
日子是她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後来,严颢果然为了她和家里发生争执,要求退婚。甚至不惜为此和严家断绝关系,
到这个时候,夏欣颜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严颢的父亲找到了自己,他说,严颢是严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他不允许一个居心叵测的女子进入严家。於是,
夏欣颜和严父做了笔交易,严父帮她夺回本该属於她和妹妹的东西,而自己就从严颢的视线里彻底消失。
後来,自己真如约定的那样彻底消失在严颢的生命中,严父也确实帮她赶走了叔叔,而严颢听说被严家强制送
出国後,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3 年後,自己会和他再次相遇。
想着想着便迷迷糊糊地睡去,她不知道现在自己对严颢究竟是什麽感觉,或许还是爱着的吧,自从离开严颢後,
她就再也没有动过心,即使是现在的未婚夫,也是为了家族利益的结合而已。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夏欣颜感觉有人在爱抚着自己的娇躯,温柔地亲吻着自己的香腮,那种舒服、畅美的感觉,
令夏欣颜如痴如醉,她知道一定是严颢回来了,夏欣颜星眸半开,果真是严颢回来了,或许是想起了过去的美好,
夏欣颜再闭上那灵动妩媚的双眸,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严颢恣意妄为……严颢将舌头伸进了夏欣颜嫣红樱唇里,
嘴唇对着嘴唇,吸吮、舔吻着夏欣颜口中的芳唾香液,夏欣颜不由自主地也伸出自己娇嫩的香舌,婉转相就,就当
是一场春梦吧,她这样安慰自己。这时严颢更伸出手,绕到夏欣颜的粉颈後面,解开夏欣颜肚兜上的绳子,将肚兜
褪下,露出雪白细嫩的酥胸,温柔地爱抚、搓揉着夏欣颜挺拔白皙的椒乳。
「这对乳房实在太完美了!」严颢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唇移向粉红娇嫩的小乳头,开始细心地吸吮、舔吻,「
啊……」夏欣颜发出甜美的呻吟。
严颢交互着吸吮左右的娇乳後,将嘴唇慢慢地往下移动,「好美丽的胴体,即使过了3 年,你的身体依旧让我
着迷。」严颢赞美着,并将嘴唇从夏欣颜香滑的大腿舔向膝盖、小腿,然後将自己的脸埋向夏欣颜香滑多汁的小嫩。
「啊……不要这样子啊……好害羞……啊……」夏欣颜羞红了脸,娇喘着。
「你未婚夫也会舔你这儿吗?」严颢故意问道。
「啊……没,只有你……啊……」夏欣颜双手遮住娇羞的脸蛋,摇着头回答。
严颢卷起舌头,轻轻啄着夏欣颜鲜嫩诱人的小阴蒂,含糊地问道:「喜欢我这样子吗?」「嗯……好喜欢……
啊……好……舒服……啊……」夏欣颜因为严颢高明的性技巧,导致全身酥软难耐,进而肉欲横生,开始迷乱。
严颢一边将手指插入夏欣颜香滑多汁的小嫩里面,一边翻过夏欣颜香艳柔滑的娇躯,开始爱抚着夏欣颜曲线完
美的细嫩背部。
在国外的三年里,严颢御女无数,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及技巧,他的舌头沿着夏欣颜的脊椎骨向下舔吻,从粉颈
一直舔吻到了腰部。「啊……啊……啊……」夏欣颜感到全身上下又麻又痒的同时,有种难以言喻的畅快美感,她
将娇羞的脸蛋埋在两个枕头中央,娇声的喘息着。
可是,严颢却突然收起了温柔,冷眼看着沈浸在爱欲中的女人,羞辱道:「刚才还要死要活的,现在就把你未
婚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真是下贱的女人。」严颢的话像一盆冷水让夏欣颜顿时清醒了过来,那懊悔又自责的神情,
却再次激怒了他。巨大的凶器直接抵住了尚未准备充分的甬道中。
夏欣颜痛到全身发抖,苦苦哀求着:「痛,严颢……出去……我的身体会裂开的……」严颢看着这个曾经抛弃
他的女人,不禁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将自己的巨擘缓缓插了进去,顶端部份隐没在夏欣颜的嫩穴里。只听见夏欣
颜大叫一声:「啊……不……不要,快,快……拔出去,啊……啊……你……你的太……太大,啊……啊……人家
……受不了,啊……」夏欣颜的嫩穴实在太紧了,严颢用力往里面插,夏欣颜已经痛得泪水直流,拼命地扭动娇躯
想要闪躲,但是全身被绑得紧紧的,无处可躲,只有哭着哀求:「不……不要再插了……啊……进不来的……啊…
…饶了我吧……啊……啊……啊……不可能的……啊……求求你……啊……不要勉强插……啊……插进来……啊…
…」严颢故作温柔问道:「老师,不想再继续就回答我,你是不是我的小母狗?」夏欣颜大口喘息:「啊……不…
…我不是……」话没说完就听见夏欣颜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烈哀嚎:「啊……」随即两眼一翻,痛晕了过去。
原来严颢一听到夏欣颜回答「我不是」便腰杆一用力,整支玉茎完全硬插入夏欣颜的嫩穴中。严颢看着昏晕过
去的夏欣颜,心中充满了矛盾。他亲了亲昏迷中的夏欣颜发烫羞红的香腮,说道:「为什麽要离开我呢,难道当初
你说的那些话都是谎言吗?」夏欣颜在昏迷中仍然峨眉深蹙,似乎在昏迷中依旧无法忍耐肉体所承受的痛苦,看在
严颢的眼中多了一份凄楚的美,严颢忍不住内心高涨的欲念,巨擘慢慢的抽插了起来……「嗯……啊……」阵阵剧
痛传至脑神经中枢,使得昏迷中的夏欣颜终於悠悠醒来,当她发现严颢正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兽欲,难以忍受的剧烈
疼痛,使她哭泣着开口求饶:「啊……不要啊!严颢,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来,你会……把我的身
体弄坏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严颢笑着说道:「嘿!嘿!嘿!老师,好戏才刚要开始呢!我
记得你以前可是很喜欢我这宝贝的。」说完,便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夏欣颜娇柔的身躯,禁不住严颢加快速度的抽
插,再加上高潮的到来,子宫一阵收缩,忍不住泄了出来。
此时的严颢全身充满兽欲,眼睛布满血丝,不再理会夏欣颜是否承受不住,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着夏欣颜的
嫩穴。
严颢兴奋的说:「老师,你的小嫩穴实在太棒了,夹得我好舒服。」夏欣颜痛苦的哀求着:「不……不要了,
啊……拜托……啊……够……够了吧!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过多
的高潮让她无法承受,整个身子都抽搐起来。
严颢问道:「你是我的小母狗,知道吗?」
夏欣颜此时又再次达到高潮:「啊……不……啊……不……啊……啊……」严颢做着最後的冲刺问道:「小母
狗,知道吗?快回答!」夏欣颜不停左右摇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腰部不时的挺起,胸前一对雪白的椒
乳因为严颢的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摇晃着,一幅销魂蚀骨的画面不停地满足严颢的视觉享受。
夏欣颜狂乱的回答:「知……知道了,啊……我……我是你……你的小母狗,啊……啊……」痛苦与高潮的交
流,天堂与地狱的反覆经历,使得夏欣颜最後一层的保护盔甲──『理性‘,终於被严颢攻陷了。
「老师,我要射精了。」严颢终於感觉到要出精了:「老师,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啊……不……不可以,
会……会怀孕,啊……啊……不要啊!」夏欣颜惊恐的急忙拒绝。
「老师,我就是要让你怀孕,啊……我要射了!」严颢故意说道。
「不……不要啊……严颢……求求你,啊……啊……别……别让我怀孕……啊……快拔出来啊!」夏欣颜娇喘
哀求着。
严颢跟本不理会:「来不及了,老师你认命吧!啊……」一阵精华射到了夏欣颜体内深处。
只听见夏欣颜一声哀嚎:「不要啊……」随即又昏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夏欣颜迷迷糊糊中,觉得有湿湿滑滑的东西不断的在脸上移动,接着下体剧烈的疼痛,迫使她
醒了过来「啊……痛……好痛喔……」夏欣颜像在梦呓般的呻吟着。
「老师,你醒了!」严颢笑嘻嘻的问着夏欣颜。
夏欣颜这时才知道是严颢用舌头在舔自己的脸,而且他的那个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尚未离开,哀怨的说道:
「你……你该满意了吧!严颢,可以放开我了吧!我那里真的好痛。」说完後便低声饮泣着,难以自己,持续的欢
爱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许久不曾有人触碰过的小穴,由於严颢的粗暴早已红肿不堪。
严颢笑道:「老师,才刚刚热身而已,还早呢!请你慢慢享受吧!哈哈!」说着,巨擘又渐渐恢复精神了。
夏欣颜发觉插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又变大了,无力地摇着头:「啊……不要啊……我……我真的不行了,这简
直好像地狱的酷刑,啊……我受不了,啊……啊……啊……」严颢边干边说道:「老师,习惯就好了!」之後,
只听到夏欣颜不断的哀嚎、哭叫、呻吟着……严颢足足将玉茎插在夏欣颜的嫩穴中超过五个小时,期间共射出了三
次的精液,将夏欣颜的子宫装的满满的,才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只听见夏欣颜一声惨叫:「啊……」严颢立刻将
一枚跳蛋塞进夏欣颜的嫩穴中,不让精液流出来,并且告诉夏欣颜:「老师,你就慢慢受孕吧!我要你怀有我的孩
子。我看你未婚夫还要你吗?哈哈哈……」语毕,便躺在夏欣颜的身边,搂着夏欣颜的娇躯,呼呼大睡!
夏欣颜心如死灰,绝望的哭泣着……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11
11

QQ|手机版|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GMT+8, 2017-10-21 02:17

我们的联系邮箱: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