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1
11
11
11
11
11

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
11
11
11
11
11

审讯施毒手

[复制链接]
掠喰 发表于 2017-9-2 16: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11
11
11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啊……”赵剑翎的嗓音非常动听,但呻吟中却充满了痛苦。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手腕被从天花板上垂下的绳索捆绑在了一起。女警官就这样被绳索吊着,汗衫的下摆大幅度缩了上去,一大截雪白的玉体裸露了出来。她身体上的肌肤如丝缎般光滑,腰身非常纤巧,平坦而紧绷的腹部没有丝毫赘肉,性感的肚脐恰好在裤沿的上方裸露着。歹徒将她吊起的高度恰到好处,迫使她不得不踮着脚才能够到地面。这使得女警官那被牛仔裤包裹着的双腿显得更为修长。她的鞋子已经被除去了,一双白皙纤秀的玉脚踮着,仅仅靠脚趾扣住了地面,足部的优美曲线完全展示了出来,性感得令人窒息。赵剑翎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显得较为凌乱,几缕发丝更是垂荡到了脸颊边,沾在了她那极为清秀的脸庞上,完全呈现出女俘虏所独有的凄美。女警官一脸刚毅的表情,但从中亦可以看出由于裸露出腰身而产生的几分羞耻和愤怒。两个歹徒分别站立在了赵剑翎的两侧,手中各拿着一根木棍,不停地击打着她那裸露的腹部。由于被吊得脚尖点地,每遭到歹徒的一击,女警官都必须费劲全力才能维持住身体的平衡,这使得她在拷打中需要承受更多的痛苦。祈老二就坐在赵剑翎的面前,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场严刑拷打。这间刑房,无论是面积还是刑具的数量和种类都不能和吴老三的相比,但在昏暗的灯光下,阴森的气氛却丝毫不弱。祈老二示意两个拷打女警官的歹徒停顿片刻,问道:“赵警官,你就老老实实把警方的计划全部都说出来。这个计划又不是针对我们南洋会的。你可不要忘了,现在你可不是什么高级警官了,而是我们的俘虏,这样坚持下去对你没有好处。”赵剑翎道:“我早就说过了,这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既然连我的身分你都已经知道了,该知道的你就都知道了。不就是卧底么?还需要问什么?”祈老二摇了摇头,道:“打!”“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两个歹徒手中的木棍先后落在了女警官那平坦而紧绷的腹部上。她痛苦地呻吟,白玉般的腰身随着木棍的击打不停地颤动着,但她用整齐的脚趾牢牢地扣住了地面,虽然被吊打,却始终没有失去重心。“啊……呃……”这场拷打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了,祈老二和刑房中的其他歹徒早已见惯了赵剑翎无助的抵抗,一个个都乐得欣赏这个场面,不断地发出了淫邪的嘲笑声,充斥在了刑房的空气之中。正在施刑的两个歹徒也完全被这种气氛所感染,又想到这个被活擒的年轻女子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顿时脑海中就满是征服的快感,木棍出手的时候也愈发兴奋起来。赵剑翎既羞愤,又后悔。她万万没有料到,这次的人物竟然是如此地艰巨和危险。这已经是精锐的女警官第三次被南洋会的人活生生地擒住。和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歹徒们已经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她当然知道,歹徒们对付一个普通的女俘虏采用的手段是完全不能和对付一个女刑警采用的手段相比的。祈老二一边欣赏着拷问女警官的场面,一边慢悠悠地道:“赵警官,你还是老实一些的好。如果是个一般的卧底任务,哪能劳动你这样的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遭受着歹徒们的严刑拷打,赵剑翎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道:“呃……方徳彪的组织……啊……难道不是S市的势力最大的黑帮么……啊……”祈老二冷哼道:“方徳彪的组织虽看上去势力不小,其实也就是外强中干,所谓枪打出头鸟,方徳彪的名声大,警方对他的情况也就了解得多。警方如果想要剿灭他们,直接动手就可以了,又何必要你来当卧底?”只见女警官脸庞转向了侧下方,不再直视祈老二,只是在左右两人的拷打下痛苦地呻吟着。对此,祈老二不耐烦地站了起来,走了上前。两侧的两个歹徒立刻停止了拷打,退后了一步。男人走到了赵剑翎面前,托起了她的下巴,将她那清秀的脸庞扳了过来,说道:“赵剑翎小姐,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在东南亚鼎鼎大名。几个月前曾经被东南亚黑道上的一个帮会绑架到V国,监禁了一段时间,惨遭凌辱,后被人救出。随后你就一直在U国养伤。我说得没错吧。”女警官虽然被打得腰腹部剧痛无比,但经过片刻喘息,已经缓了过来,听祈老二说的一点不错,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祈老二继续道:“不过堂堂国际刑警处驻C国东南沿海的负责人被敌人绑架到V国,今天又被我生擒活捉,可见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也不过如此。怎么样?你要是不说也成,不过我对付女警官的手段可多得是,你要不要试试?”赵剑翎骂道:“畜生!你什么都别想知道。”祈老二一阵冷笑,伸出穿着皮鞋的右脚,踏上一步,正踩在女警官扣住地面的脚趾上。“啊……啊……”赵剑翎再度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听在耳中,较之先前被拷打时更为凄厉,清秀的脸庞扭曲着。祈老二将皮鞋左右碾动着,使得精锐的女警官的呻吟不断声嘶力竭地扬起,给人造成了无比震撼的听觉效应。“唔……”当祈老二将脚抬起之后,受刑的女警官长出了一口气,垂下头剧烈地喘息了起来。祈老二原本托起赵剑翎脸庞的手已经向上移去,手指从她那被捆绑的手腕开始,沿着雪白的玉臂不断向下滑动。“赵警官,你的皮肤可真不错,细腻光滑。”说着,他的手指已经从越过了女警官上身的汗衫上越过,落在了她那截裸露出的纤秀的玉腰上,“你的身体也很白。”赵剑翎又羞又愤,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微微的颤动。此时由于幅度很小,其他的歹徒还没有看出来,但手指直接触及她的玉体的祈老二却发现了。他继续道:“赵警官,原来你的性格还挺贞洁的。听说你被抓到V国之后,天天被人强奸。我还听说东南亚黑道中人开了个强奸大会,用烈性催情剂把你蹂躏得浪叫连连。据说还被拍成了录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近来没有卖。没想到已经被男人玩了那么多次,还这样怕羞。”赵剑翎道:“你……”原来,女警官虽然为人聪明,思想开放,在性方面却依然传统保守。她固然容貌清秀,身材性感,却从不轻浮招摇,连她的男友都不能脱她的衣服碰她的身体。不料却因为她工作的特殊,女警官多次被歹徒们俘获,几乎每次都被会人剥光衣服用绳索捆绑得失去反抗能力,遭受蹂躏。她被强奸的次数甚至多过了妓女的接客次数,若不是因为她生性开朗乐观,平日把这些痛苦的经历埋藏在心底,早就会由于承受不住而精神崩溃了。此时被祈老二触及痛处,竟愤怒得说不出话来。祈老二道:“这样也好。看你的气质那么清纯,性格那么贞洁,真和处女一样,我都有些不相信你经历过那些事情。有这般气质和性格的女人,男人们才喜欢,玩起来才更来劲。大家早就对你的身体垂涎已久了,你既然不肯招,就只好让你露一些出来让我们饱饱眼福。”“住手!”在赵剑翎的抗议声中,祈老二抓着她上衣的圆领,双手一分,薄薄的汗衫顿时被撕成了两半,随即破碎的汗衫也被撕扯得剥离了她的身体。只见女警官的上身赤裸着,仅存半截背心胸衣,那优美的身体曲线、雪白圆润的肩头、平坦的腹部都展示在了男人的眼中。她的胸衣颇为松垮,尚不能完全遮掩住尖挺的乳峰,暴露着微陷的乳沟和贲起的胸肌。尽管她的胸衣是白色的,但在映衬之下,却没有人觉得她袒露出的肌肤颜色深,依然是晶莹如雪。刑房内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肆无忌惮地注视在女警官白玉般的裸体之上。当着这么多歹徒的面被剥光了上身,加上先前祈老二的话,使得赵剑翎紧咬着牙关,由于极度的羞耻,裸露的玉体的颤抖已变得颇为剧烈。祈老二看了看表,淫笑道:“赵警官,你的身材果然标致,真是要象这样剥光了好好地欣赏才行。可惜现在我有点事,不能奉陪了。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也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这次剥了你的上衣只是个警告,我给你个机会你自己想想去。我们明天再见。”他挥了挥手,道:“来人,把赵警官带下去关押起来。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不能随便碰她。对了,找个女的伺候她的大小便。”************房门被打开了,两个满脸淫笑的歹徒走了进来。这两个人手中拿着饭盒和餐具,显然是送饭来的。在这两个男人的挥手示意下,原本留在房中执行看守任务的女人走了出去,随后,他们的目光就投向了被囚禁在牢房中的女警官。此时,被擒的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绑在了牢房正中的一根柱子上。自从上午的那场审讯结束之后,赵剑翎就被监禁在走了这间牢房中,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能在那个看守她的女人的押送下暂时离开。女警官依旧半裸着。她的双臂被反绑在了背后,绳索将她那被剥光的上身牢牢地固定在了柱子上。她那赤裸的双脚也被捆绑着,根本无法动弹。她那松垮的胸衣显得有些凌乱,半裸着酥胸,显得极为性感。由于极度的疲惫,赵剑翎那秀丽的脸庞斜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双目紧闭,尖挺的双乳在胸衣下随着均匀的呼吸起伏着,显然已经入睡了。男人们走上前去,其中一人一把揪住她披散的秀发,拽起了她的脸庞,用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来回抽她的耳光。“唔……”赵剑翎的嘴中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紧闭的眼睛渐渐睁了开来,看到了站立在自己身边的两个歹徒。看到女警官醒来,那个原本抽她耳光的歹徒停下了手,道:“警官小姐,你醒了?我们给你送饭来了。”赵剑翎抬头望向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自从被歹徒们活捉之后,她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再算上早晨一起来就去传授格斗技艺,结束又立刻前往XX中心,随即就在和南洋会众人的搏斗中失手被擒,她吃上一顿饭时还是前一天的晚上。此时她已非常饥饿。两个歹徒一人手持饭盒,另一人则拿着餐具,将饭菜挟起向赵剑翎的口中送去。赵剑翎知道,如果要和歹徒们周旋下去,就得保存足够的体力,于是没有抗拒,一口一口地吃着。两个歹徒在喂饭的时候都只需要用一只手,另一只手则空闲着。此时,被捆绑的女警官赤裸着白玉般的上身,她那冰清玉洁的裸体早就令这两个男人心中欲火如焚。当下两人不顾祈老二先前说的不许碰赵剑翎的命令,伸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摸了起来。一个歹徒伸手搂住了女警官的纤腰,不停地玩弄着她那没有丝毫赘肉的腹部和肚脐,另一个歹徒则从柱子后围抱住了她的肩头,手指不停地在她项部如丝缎般光滑的肌肤上滑动。身为一个精锐的女警官,竟然赤裸着身体被歹徒们捆绑着玩弄,赵剑翎固然极度羞耻,但也没有丝毫办法,为了积蓄力量还不得不吃两个凌辱者所喂的饭。两个歹徒只觉得赵剑翎的玉体由于羞耻而微微颤抖,想到自己是在凌辱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极度的快感使得他们的欲望更增。他们只是碍于祈老二的命令,才不敢动手去撕扯赵剑翎的胸衣。但眼看着这个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被捆绑得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听凭凌辱。而她的胸衣松垮,歹徒们站在她的身侧,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雪白晶莹的乳沟上沿和大片未被遮掩住的贲起的胸部肌肤,心中邪念顿生。那个用挟饭菜的歹徒挟起一块肉,送向赵剑翎的嘴边,却突然手指一送,那块肉随即落下,沿着女警官陷入的乳沟落入了她的胸衣之中。男人一声淫笑,伸出筷子,将她胸衣的衣襟挑起。赵剑翎的胸衣松垮,那块肉其实早就穿过落在了地上,但歹徒这一举动,无疑是想要借机看她的胸部。歹徒的目光自上向下望去,随着胸衣的前襟被挑开,女警官那一双贲起的玉峰逐渐展露,眼看就能窥视到乳峰的尖端。“呸!”赵剑翎本就被两个歹徒调戏得羞愤难当,看到男人此时的举动,再也忍耐不住,用足力气,将一口唾液急吐而出。她虽然被绑住了手脚,但毕竟是个精于格斗的人,这一口唾沫吐得又快又准,正中了这个歹徒的右眼。歹徒只觉得右眼一痛,自己的眼泪和赵剑翎的唾液夹杂在一起,模糊一片,不禁勃然大怒。他左手在右眼上一抹,右手抛开了筷子,攒起了拳头,猛地一拳打在了女警官柔软的腹部上。女警官被捆绑着,既不能反抗,也不能躲闪,这一拳打得她痛得直想弯下腰来,可上身被绳索固定在柱子上,根本就无法向前弯曲,只能发出一声充满了痛苦的低沉的呻吟。“臭警察,你找死!”男人依然处于愤怒之中,他一个耳光将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抽打得偏向了一侧,双手齐出,拉住她的胸衣的肩带向两边一分。“啊……”女警官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胸衣的肩带已经被歹徒拉扯到了手臂上,女警官那一对尖挺精致的乳峰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淡淡的乳晕和浅红色的乳头全都落入了这两个男人的眼中。男人淫笑道:“贞洁的警官小姐终于露点了!”虽然在被擒的那一刻,赵剑翎就知道很可能会遭到歹徒们的蹂躏,但此刻被迫袒露出胸膛之时,还是愤怒得说不出话来。那个歹徒用右手一把抓住女警官雪白的玉乳揉搓起来,左手则用力捏住了她那小巧的乳尖。“啊……”赵剑翎的这一声呻吟不仅是由于羞耻,也是因为歹徒的动作使一阵剧烈的刺痛从她的胸部传来。女警官赤裸的上身在歹徒魔爪的凌辱之下挣扎着,却无法摆脱。另一个歹徒不禁提醒道:“兄弟,住手吧。这事要是让二哥知道了就不好办了。”那个被激怒的歹徒此时才冷静了下来,很不情愿地缩手,离开了女警官那柔软而充满弹性的乳峰。想着祈老二的严厉和冷酷,他将赵剑翎的胸衣肩带拉回了原位,遮掩住了她的双乳。男人恨恨地道:“赵警官,这次算你运气。我们走!”此时,饭盒中的饭菜只喂了一小半,但两个歹徒显然被刚才的事件弄得没有心情再继续下去了。他们扫兴得向房门走去,留下被绑在柱子上依旧呈半裸状的女警官。当那个负责看守赵剑翎的女人走进来后,房门被两个男歹徒重重地关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女警官只觉得自己依旧饥饿,对于刚才的经历,不知是应该觉得庆幸还是应该觉得悲哀。************一清早,祈老二刚起来就直向刑房走去。他的身上只有背心和短裤,并没有再穿其他的。这是因为他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多穿什么了。随着情况的发展,也许少穿些还会更方便。他当然知道,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的赵剑翎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要想通过对这个刚毅的女警官的审讯,而得到他想知道的消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无论如何他都已经确认了重要的一点,赵剑翎的确是一个性情贞洁的女子。一个性情贞洁的女警官被歹徒们生擒活捉,又被捆绑得失去了反抗能力,剥去了上衣,裸身受辱,即使对于受过意志训练的赵剑翎而言,也一定不易承。即便如此不足以使赵剑翎完全屈服,但是祈老二的目标只是要知道警方的计划。毕竟警方要对付的是方徳彪,他要对付的也是方徳彪,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并不矛盾。相信只要软硬兼施,陈明利弊,女警官还是有可能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而说出一些无伤大局的消息。祈老二已经让赵剑翎考虑了一晚上了,就在几分钟前,他的手下也汇报了半个小时的审讯和拷打依旧徒劳无功。祈老二知道,现在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如果她还是执迷不悟,那他这身穿着就能为接下来的行动带来方便。想到能让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自己的胯下呻吟,祈老二就不禁兴奋异常。虽然了解警方的真正目的,一举击垮方徳彪,是他的愿望,但毕竟他有的是手段和时间。即便赵剑翎这次不招供,只要把她囚禁着加以调教,就算再坚强的女警官也总有一天会在歹徒们的蹂躏中崩溃的。祈老二推开刑房的门,他的手下早已将场面都布置好了。刑房的正中放着一张大床,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赵剑翎,此刻已裸着上身,被绳索捆绑在这张床上。年轻的女警官手脚张开呈一个“大”字型,雪白的手腕和纤细的脚踝上都缠着绳索,将武艺高强的她绑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女警官的下身仍然穿着西装裤,上身依旧仅存松垮的半截背心胸衣,袒露着令男人兴奋的玉体的各个部位,半裸着酥胸,给人带来了冰清玉洁之中透出极度性感的视觉效应。房间内站着七八个歹徒,他们就是在不久前对赵剑翎实施审讯和拷打却全无收获的人。此时,他们淫邪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注视着赵剑翎赤裸着的雪白的上身和秀美的玉足,但没有祈老二的命令,众人纵然满腔欲火,也不敢上前动手。虽然女警官的玉体暴露在男人们的目光之下,但似乎自从一天前被擒以来的裸身受辱使她对此已有所习惯,清秀的脸庞上只有刚毅的表情,而没有显出一天前受辱时流露出的羞耻的神色,只是嘴角处流淌的鲜血,显然先前的拷打并不好受。看到祈老二走进了刑房,一个歹徒汇报道:“二哥,我们已经对赵警官进行了半个小时的严刑拷打,但她就是不招。”祈老二点了点头,说道:“赵警官,没想到过了一晚上,你还是没有改变主意。看来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对自己忍受折磨的能力颇为自信了。”赵剑翎冷哼道:“你就不用枉费心机了,要砍要杀,就请动手。”祈老二淫笑了一声,坐到了床边,道:“象赵警官这样相貌清秀、身手出众的年轻女警官,我们可得好好伺候着,怎么会又砍又杀呢?”说话间,祈老二已经一手抓住了女警官那纤细如玉的脚踝,另一只手则触及了她那秀美的脚掌,开始抚摸起来。女警官的玉足洁白胜雪,曲线优美,夏天赤脚穿凉鞋时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祈老二早就想将赵剑翎的赤脚玩弄一番,只是到了现在才有机会。他一边玩弄着,一边道:“赵警官,你这一双光脚不但看起来养眼,摸起来更是柔软滑腻,真爽啊。”此前被众歹徒长时间地裸体审讯,加上前一晚遭到两个送饭的男人的强迫露点凌辱,使得女警官逐渐习惯于将在男人的窥视自己裸露的身体所带来的羞耻感压到了心底。但此刻被祈老二玩弄自己的赤脚,又用淫秽的言语,脸上不禁又现出三分怒容、一分羞色。祈老二道:“赵警官,听说你在女刑警中有玉女之称。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被别人强奸过多少次,不过我相信,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让你这个警花中的玉女变成荡女,而且我可以向全世界的人证明这一点。不知道你信还是不信?”赵剑翎竭力维持住脸庞上镇静的表情,但心中的震怒还是使她的秀眉微微皱起,冷冷地道:“你们这群卑鄙的畜生!不论你用什么手段,都不要妄想我会屈服。”祈老二淫邪地笑了起来,他的手放开了赵剑翎的脚,又放到了她那平坦的腹部上。他将右手插入了女警官的背部和床之间,从她的身下将她左手的手指在女警官白皙光滑的身体上随意地划动着。赵剑翎的上身是被祈老二剥光的,但他此后却一直没有机会去摸她的身体。想到这个被擒的女警官在被自己的手下来回押送和拷问的过程中,这冰清玉洁的身体一定已被他们趁机碰过了,不觉手上的力量就逐渐加大。男人的双手在女警官那赤裸的上身上反复游走,抓捏着每一寸裸露的肌肤。同时,祈老二说道:“赵警官,没想到你还那么在乎国际刑警的尊严。其实告诉我警方的计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你们要对付的可是方徳彪,而不是我。我可是方徳彪的对头,也许还能帮你们一把。”赵剑翎忍受着歹徒的凌辱,不停地思考着对策。一方面身为国际刑警处的精英,无论歹徒用什么手段,都不应该屈服。另一方面,她这次的任务非常特殊,一旦说了出来,以南洋会首脑的野心,一定会立刻下手击溃方徳彪,并同时利用自己不断扩张的势力和方徳彪幕后的人进行谈判,此后很可能形成一个更可怕、更难以对付的联盟。于是她答道:“我早就说过,我的任务就是卧底,探察方徳彪的犯罪证据,仅此而已。”祈老二一声冷笑,刚才还在玩弄女警官的肚脐的手瞬间解开了她的腰带,松开了她的裤腰。随后,他接过手下递来的一把刀,割破了赵剑翎长裤的裤管,将长裤从她的双腿上撕扯了下来。“赵警官,我昨天就说过,你不要拿这种简单的话来糊弄我。除非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这就是你不老实的后果。”被剥去长裤后,女警官的身体已近乎于全裸。虽然窄小的内裤包裹住了下身最紧要的部位,但两条修长的玉腿袒露在了众人的眼中。她的大腿曲线柔和,一道优美的弧线由膝关节处向小腿划出,直收向纤细的脚踝,腿上的肌肤和上身一样晶莹如雪。祈老二继续道:“赵警官,我没有兴趣听你的废话。你的命运还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只要你能老老实实地把我想要知道的说出来,我依然可以保证不占了你的身子。你好好权衡一下吧。”他的双手此时抓住了女警官那柔软的大腿,用力地捏弄着,在她充满弹性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道淡淡的指痕。由于在天热时,赵剑翎也经常穿短裙和短裤,裸露着大腿,至于在和歹徒的搏斗中,肌肤接触也在所难免,她的大腿也被男人碰过。因此女警官此时反倒完全镇定了下来。祈老二本来玩弄赵剑翎的双腿,只是想再给她一个机会,没有想到女警官竟然完全无动于衷,神色更远比先前刚开始被自己凌辱时镇定。他心中的怒火和欲火不禁同时升起。赵剑翎自己也知道,如果这样下去,祈老二早晚都不会放过她。但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一旦她说出警方的计划,南洋会很可能会迅速对方徳彪下手,将难以挖出方徳彪的后台,自己的任务自然以失败告终,黑道势力的重组将对警方更为不利。祈老二眼看年轻的女警官没有丝毫屈服的意思,怒道:“很好。赵警官,你既然如此固执,那么是来点真的了。”他一挥手,只见一名手下走到一边的桌子旁,拿起一个注射器,先后从三个药瓶中将药剂吸入了注射筒中。随即注射器就被递到了祈老二的手上。被擒的女警官灵秀的双眼中闪过了恐惧的神色,被捆绑住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挣扎了起来,但眼看着针尖不断地接近自己的手臂,却丝毫无法摆脱即将到来的厄运。“住手!不要……”圆润的肩头被死死地按住,注射器没入了雪白的手臂之中。随着祈老二拇指的推进,无色的液体渐渐地注入了女俘虏的体内,即使是赵剑翎这样的精锐女警官,此时双目中也充满了恐惧,惊呼起来。原本满满的注射筒中的液体很快被注入了赵剑翎的体内。祈老二拔出了注射器,满脸淫笑地注视着这个被捆绑着的女警官。看到男人的表情,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上不禁显现出了慌张的神色。她当然也在猜测这液体是什么,一种可能性是毒品。方徳彪的团伙和南洋会都从事毒品交易,大多数人在上瘾之后,会完全成为毒品的奴隶。这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手段。她知道,曾经有过一个非常优秀的女警官,在不幸失手歹徒们被擒获后被注射了毒品,最终完全失去了尊严,幸亏找到了寻死的机会,才脱离了沦为奴隶的厄运。但毒品虽然可怕,赵剑翎却对自己的毅力和坚忍抱有希望。回顾祈老二先前的言行,她所惧怕的是另一种可能性。只要想起自己在V国的悲惨遭遇,她就不能不产生动摇。祈老二向手下挥了挥手,道:“可以了,我们过一会儿再来。把赵警官放下来,给她点活动空间吧。”歹徒们涌上前,去解开捆绑在赵剑翎双手双脚上的绳索。女警官趁机挣扎着,想要寻找脱身的机会,但歹徒们知道她的厉害,已事先将她的手腕和脚踝都牢牢地按住。几个男人的力量当然远远胜过了赵剑翎,使得武艺高强的女警官丝毫无法反抗。赵剑翎的身体被男人们翻转了过来,变成了俯卧在床上的姿势,一部分歹徒将女警官赤裸的肩头、腰部、大腿和脚踝都按住,剩下的则将她的双臂强行扭到了背后,一道绳索绕过了她的脖子,越过了肩头转向腋下,绕着她的手臂,将她五花大绑了起来。捆绑完毕之后,歹徒们才放开了她。虽然祈老二的命令是给她点活动空间,但女警官的武艺实在太强,让她的双腿有活动的余地就足够了,捆绑住上身还是必须的。完成之后,歹徒们随着祈老二走出了刑房。祈老二最后留下的话是:“赵警官,现在给几分钟让你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回头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11
11
11
这是一个广告
这是一个广告
这是一个广告
这是一个广告

QQ|手机版|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 http://pay.dxgvippay.info/ )

, Gzip On, MemCache On.

GMT+8, 2017-12-14 14:14

我们的联系邮箱: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