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被奸百次

[复制链接]
尤媚 发表于 2017-9-2 16: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
11
11
11

注册用户可以查看更多优质的福利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辆带蓬的大卡车在密林间的路道上飞驰着,载着两个女子和五个歹徒。杨清越和陈蓉都赤裸着身体坐在后面,她们的上身都被绳索五花大绑着,脚踝也被牢牢捆住。杨清越的身上还是只有亮蓝色的内裤,而陈蓉则是穿着男人的内裤。一个歹徒在前面驾驶室中开车,其余四个人则在后面一左一右地夹着两个女刑警。陈蓉那充满活力的脸庞上再也看不到明丽的笑容,虽然她的姿色依旧是那么富有青春气息,但眼中的神采却显得那么黯淡,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绝望。由於在几个被擒的女警官中,陈蓉无论容貌、气质、身材都不佔优势,所以在这一天的审讯中,歹徒们对她进行严刑拷打时最无怜香惜玉之心。她那刚痊愈的洁白无暇的玉体在一天内又变得佈满了交错的暗红色的鞭痕。一天来女刑警队长杨清越虽然没有遭到严刑拷打,但先被顾老三的手下强奸了上百次,随后又用电刑折磨了一个小时,身体大受摧残。虽然她依旧端正地坐在卡车上,挺着丰满的胸脯,五花大绑的姿势看上去英姿飒爽,但美丽绝伦的脸庞上充满了疲倦之色,红色的乳蒂更是红肿着,白皙的肌肤上隐约有不少淡淡的淤痕。行程不短,歹徒们在半路上自然也会觉得无聊,不过有两个裸体的女刑警作伴,虽然不方便进行奸污,但要加以凌辱,还是十分方便的。一个歹徒捏着女刑警队长那挺拔而充满弹性的乳房,道:“你说三哥为什么要把这样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刑警送到唐老板的手中,何况像杨队长这样的绝色美人,大家永远都不会玩够,要送也换个人送吧。”另一歹徒道:“你这就有所不知了,唐老板既然答应和三哥合作,那就是信得过他。现在花了这么长时间都得不到大哥的密码,反而让人救走了最重要的人物,三哥自然着急。唐老板的用刑手段可是厉害得很。你看那个大名鼎鼎的赵剑翎,在强奸大会上还不是被唐老板用一根木棍拷打得差点支持不住,我们动手用刑就没有这个效果。”“唐老板自然是用刑中的高手,但像杨队长这样的绝世美人送过去,未免也太过轻率了。现在那个身材绝佳、冰清玉洁的赵警官被人救走了,再把杨队长送走,剩下的方警官虽然仪态风姿都无可挑剔,毕竟容貌和身材还是略逊。唉!”“根据三哥判断,认为杨队长是最有可能知道大哥密码之人,所以才把她送过去。此外,方凌霄和傅正玲两个都是国际刑警处的重要人物,有这两个人在手里,三哥也能够安心。如果你觉得杨队长美貌,不如就趁现在的机会多玩玩,到时候可没机会了。”“哈哈哈!”男人们淫笑着,不停地捏弄着杨清越的一双丰盈圆润的乳房。女刑警队长双眼喷出了愤怒的火焰,紧紧地咬着牙关,一言不发,身体也只是微微地颤抖着,并没有挣扎。赵剑翎生性贞洁,无论在任何状况下一旦歹徒侵犯她的身体,她就会羞耻地呻吟和不断地挣扎以示反抗。但女刑警队长则显得更为成熟,加上屡屡沦为嫖客的强奸工具之后,她终於知道,呻吟和挣扎只能更加激起歹徒们凌辱的欲望,而真正有效的方法是竭尽全力对歹徒的凌辱保持一种坦然的态度。杨清越一双柔软的乳房完全落在了歹徒的手中,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一阵阵剧烈的刺激不停地冲击着脑海。但她却必须把这痛苦完全藏匿於心底,努力地作出一种不在意的姿态。倘若女刑警队长像赵剑翎那样进行反抗,那立刻就会激起歹徒们更强烈的性欲,她也会在更残暴的蹂躏中崩溃而再一次彻底丧失身为女刑警的尊严。“哈哈哈!杨大美人的乳房摸起来就是舒服。”尽管竭力地克制着自己的反应,但由於极度的羞耻,女刑警队长被绳索牢牢捆绑的裸体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炯炯有神的双目射出锐利的光芒。男人们看着她那美丽绝伦而英姿飒爽的脸庞,不禁一阵痴迷,不禁手上更为用力。押解着陈蓉的两个歹徒看到这一刺激的场面,也不顾一切地一起扑了上来。由於一双玉乳已经被坐在两侧的两个男人率先佔据了,他们只能蹲下身,玩弄女刑警队长那白皙的大腿和臀部,也足以产生极大的快感。“呃……”同时被四个人凌辱,敏感的身体在歹徒的挑逗下发生了生理反应,杨清越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轻微的呻吟声还是禁不住从牙缝中挤了出来。她的乳头已经变得十分坚硬,更引得男人们性欲难忍。如果不是在颠簸的押送过程中,他们早就将女刑警队长残暴地强奸了。陈蓉眼睁睁地看着杨清越被男人们肆意地凌辱着,心头更是沉痛万分。两人目光相接之际,陈蓉看到杨清越美艳的脸庞在痛苦的扭曲中透露出无比的刚毅,双眼向自己使了一个动手的神色,才从无比绝望中清醒过来。无疑,现在是最好的逃生机会,歹徒们的总人数只有五人,又没有带任何的武器,路两边满是丛林,便於躲藏。无论如何,必须作出尝试,否则一旦落到唐老板的手中,则更无生路。陈蓉思索了一阵,已决定了方案,大声喊道:“停车!停车!停车!”驾驶卡车之人尚不知道后面的情况,一听到陈蓉叫停车,便先踩着刹车。顿时,后边的人都受惯性的影响一阵重心不稳。正在猥亵杨清越的四个歹徒受此影响,无不叫骂。“小妞,有什么事?你要是再叫,我就用棍子插死你!”陈蓉道:“我要小便。”“玩什么花样?不行!”陈蓉道:“你怎么能这样?我要小便!”看到陈蓉的坚持,负责这次押解的歹徒问道:“这里离唐老板的地盘还有多远?”前面的司机道:“这里已属唐老板的势力范围了,不过要到唐老板那里,还有一段距离。”那个歹徒略一思考,道:“赶了半天路,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上一阵,你看着她去小便。”“是!”接到命令的歹徒早就知道了头目的意图,因此多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只能服从命令。他接开了陈蓉脚踝上的绳索,把赤裸的女警官押下了车,往路边的密林中走去。带头的歹徒继续道:“既然有时间歇上一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大家也一起来爽一爽,免得浪费了杨队长这样的绝色美人。哈哈哈!”“对啊!杨队长,在把你交到唐老板手中之前,只好再委屈你一次了。”两个歹徒按着女刑警队长的肩头,把她按在了地上。虽然从减轻压力的角度考虑,杨清越应该尽力地克制自己的反抗,因为她已经发生了明显的生理反应,如果再被加大凌辱的强度,很快就会被彻底征服。但考虑到要为逃生创造条件,必须吸引住眼前三个歹徒的注意力。陈蓉已经被歹徒带到了丛林中,她用反绑的双手解身上仅存的男式内裤,但却只能把内裤拉到臀部下方。那个男歹徒心中想的是赶快回去加入轮奸杨清越的行列,只得出手帮忙。卡车上,似乎为即将到来的强奸厄运所恐惧,女刑警队长突然由平静地忍受转为了异常剧烈的反抗,被捆绑的裸体猛烈地挣扎起来。男人们只看到眼前那白皙美妙的身体不断地扭动着,按着她的两个歹徒更觉得异常兴奋,为了克制住她的反抗,立即伸手去捏她的乳房。“啊!啊!住手!啊!”杨清越再不压抑自己的羞愤,剧烈地呻吟了起来。此刻,丛林中的歹徒正俯下身,手指刚拉住陈蓉大腿上的内裤裤沿,听到女刑警队长受辱后的呻吟,不禁转头向卡车处望去。落在顾老三手中的女刑警中,以陈蓉的资历和武艺最弱,但她毕竟是XX市的一个优秀的女警官,比之同行的男刑警也毫不逊色,如此明显的机会,又在有心算无心之下,怎么会不抓住。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转身,肩头撞在了歹徒的身上,歹徒闷哼着摔倒在地,随即咽喉就被女警官的膝盖压住。“唔……唔……”挣扎了不到半分钟,那个歹徒就断气了。但陈蓉依然被五花大绑着,她只能靠近一棵树木,不停地将被反绑的双手对着粗糙的树皮上下移动,等待着绳索被被磨断的那一刻。“啊!啊!住手!啊!”亮蓝色亵裤一侧的带子被解开了,亵裤顺着匀称的玉腿滑到了小腿上。女刑警队长被捆绑的上身被两个歹徒牢牢按住,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挺拔的乳房不断地遭到各种猥亵。那个头目则解开了她的双脚。杨清越的武艺和赵剑翎基本上在伯仲之间,如果是在正常状况下,即便上身被捆绑,又赤裸着双脚,也足以对付三个歹徒。但歹徒们知道女刑警队长已经被折磨得体力不到两成,裸体又被按住,自然不足为惧。头目解开自己的裤子,抓着杨清越纤细的脚踝,将她的两条玉腿分开,只见双腿之间已流淌着体液,显然是刚才不断猥亵凌辱她的乳房的结果。看着赤裸的绝色美女,他再也支持不住,生殖器一挺,直入女刑警队长的体内。“啊!啊!啊!啊!”杨清越猛烈地挣扎着,呻吟声也变得十分淒厉,一半是因为要渲泄被歹徒强奸的剧烈痛苦和刺激,另一半也是吸引住男人的注意力,以给陈蓉足够的时间。顿时,歹徒们完全被她吸引住了,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刑警队长,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在男人的强奸下剧烈地反抗,引得男人们加大了蹂躏的强度。原先对乳房的玩弄现在全部集中到了红色的乳尖上,在强奸进行的同时,头目把自己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不停地吻着女刑警队长的颈部。各种各样的刺激一同袭来,杨清越觉得自己很快就无法支持下去了。“啊!啊!啊!啊!”现在女刑警队长只能寄希望於陈蓉赶快出现,身体在发生生理反应之后,距离完全的崩溃本就只有一线之隔,而此时男人的强奸和蹂躏,正不断地考验着这最后的防线。隐约地,剧痛之中竟然产生了快感,她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呻吟声也开始转变,整个身体的扭动节奏都不受控制。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杨清越突然听到了两声闷哼先后响起,一双乳房上的压力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事实上,和赵剑翎一样,女刑警队长对於胸尖被人挑逗的敏感程度远胜於强奸时所带来的性刺激。此刻最关键的部位不再受到压迫,再加上她已经知道陈蓉的到来,精神一阵振奋,顿时把那一丝刚产生的快感也压了下去。由於那个头目压在杨清越的身上,也完全沉浸於强奸女刑警队长的乐趣中,所有的心思全部集中在眼前的这个绝世佳人的裸体上,对左右两侧的两个歹徒的状况竟是一无所知,直到他的脑后遭到重重一击,然后就不省人事。************从杜仲俊的魔窟中逃出来之后,赵剑翎打车来到了L市的监狱。总算一切顺利,一个警察正带领着她走向阮云天的办公室。阮云天已经成为而来她唯一的希望。两年多以前,由於V国L市的一个罪犯从监狱中出逃,最后潜入了C国XX市,也正因为如此,这个L市的典狱长和赵剑翎、杨清越都曾见过数面。毕竟相交不深,要说阮云天肯不肯在这个情况下帮忙,或者说是否可靠,赵剑翎心里也的确没有什么底。但事情看来还是比较幸运,虽然带路的警察对女警官的这一身衣衫颇为不满,但看在她那清纯灵秀的气质和阮云天在电话中听到名字后的表态上,还是很不情愿地把她带了进去。带路的警察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道:“典狱长,那个自称是国际刑警处女警官的赵剑翎到了。”“快请她进来。”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阮云天正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后。三十岁出头的他看起来异常地精明干练,但他那双目中的神采却使女警官想起了胡济东,心中莫名其妙地闪过了一阵不安。“这……”阮云天站了起来,但当他看到久违的精锐女警官时,眼中充满了惊奇之射,想说的话也不知怎么说不出来了。赵剑翎上身穿着一件略显宽敞的男式的衬衫,宽大的领口处袒露出雪白的颈项,足以使人联想到颈项之下的那尖挺的双峰。这件衬衫对於身材略显娇小的女警官显然是太大了,因此下摆被赵剑翎卷起,在腹部处打了一个结。她的下身穿的也是男式的裤子,由於裤子偏长,裤脚也被卷起。最为令人吃惊的,是她没有穿鞋子,一双秀美绝伦的玉脚赤裸着踩在地上。这一身衣裤全是女警官从歹徒的身上取下来的。由於实在无法穿上歹徒的鞋子,她只能光着脚来到这里。现在她清楚地明白局势的危险,如果再去什么地方买衣服,很有可能遇到敌人。以她目前的体力和状态,在得到相当的休息之前,即使是面对五、六个寻常的歹徒,也完全有可能出现寡不敌众的场面。阮云天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女警官毫无徵兆地出现在V国已经足以令他震惊,而现在她如此奇异的装束更能说明问题,於是道:“可以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出去吧。赵警官,请坐。”看到赵剑翎坐下后,阮云天也坐了下来,继续问道:“赵警官,你的到来令我非常吃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精锐的女警官虽然见多识广,但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毕竟她还不知道应该怎样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你知道顾老三么?”阮云天道:“顾老三在我们这里可是大大有名,躲在那个边境丛林中,从事着不法的勾当,连政府都不敢动他。不过他的两个结拜兄弟,当年跑到XX市去生事,还不是被你们给灭了?”赵剑翎再度定了定神,说道:“以下的消息,希望你能够冷静地听完。事实上,顾老三为了替他的兄弟复仇,来到了XX市。包括杨清越和我在内的五个女刑警,都被他绑架到了V国。如果不是因为他想知道周老大的密码,我们现在可能已经死了。”绑架女刑警、周老大的密码,这些关键词不断地在阮云天的脑海中浮现。典狱长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女警官,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这种事情,简直是无法想像的。阮云天似乎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道:“那你现在……”赵剑翎道:“我的一个朋友得到消息之后,独自来到这里,把我救了出来,但我们失散了。现在V国黑道上有不少人在追捕我。情况十分危险,就在刚才,我从杜仲俊的手中逃出来。目前,我需要你的帮助。”阮云天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精锐女警官,不禁陷入了茫然的思绪之中。两年多以前他就认识了她,更为她的清纯灵秀和冰清玉洁的气质所吸引。典狱长从来都没有想到,赵剑翎竟然会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当时交往的时候,阮云天还从来没有机会欣赏过赵剑翎的光脚。而现在,女警官那双白皙如玉的脚毫无遮掩地呈现在自己的眼中。事实上,典狱长根本不是一个正派的人,虽然享用过很多女人,但还是第一次知道,一双秀美的脚能够给人以这样的震撼。他表面上依旧装出一副对整个事件极其震惊的表情,心中却不断地盘算着。被顾老三擒住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落在杜仲俊的手中也一样。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眼前这个性格贞洁、容貌清秀的女警官在不久前一定被剥得赤身裸体。“你让我想一想吧!”男人的心中,早已遐想起赵剑翎的裸体。他故作沉思地站起身,来回踱步。两年前见到女警官时,她穿的也是夏装,阮云天就知道她的身材一定很好,但究竟有如何美妙,除非亲眼去窥视她的裸体。赵剑翎毕竟十分疲劳,看到阮云天一时给不出回答,不禁上身前倾,右臂横置於桌面,左肘部支撑着办公桌,左手支在脸颊边,呈一个半撑半趴的休息状。女警官穿的男人的衬衫虽然很大,但下摆被卷起打了一个结后,也就刚过裤腰,此刻身体前倾微微弯腰之际,上衣向上一缩,白皙光滑的腰背的肌肤顿时裸露了出来,恰巧被位於她身后的阮云天看见。由於赵剑翎是坐着,裤腰也略微变形。典狱长走过她的身边之时,顺着裸露出的身体沿着裤腰的变形隆起处向下看去,可以看到一小片白色的内裤。阮云天顿时明白了这是一个偷窥女警官春光外泄的绝好机会。他放慢脚步顺着赵剑翎的身边向前走去,并偷偷地侧眼望向她的领口。由於是男人的衣服,领口极为宽敞,更由於赵剑翎上身前倾,阮云天的视线毫无困难地射入了衣内。女警官松垮的胸衣随着身体的前倾而脱离了胸部,陷入的乳沟、贲起的胸部肌肤,无不闪烁着动人心魄的晶莹光芒。女警官虽然生性贞洁,却很少注意到自己的走光,对於男人的偷窥更是不得而知。虽然并没有看到那最珍贵的胸尖,阮云天还是被震慑住了,他顿时下定了决心。赵剑翎这样的女警官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种机会可谓千载难逢,而周老大的密码也的确牵涉着一笔巨额资金。他若无其事地道:“好,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朋友,你在这里一定会很安全的。不过你最好还是先喝一杯热茶,然后在这里好好地休息一下。我也要安排一些事。”虽然还带着戒心,但拿着阮云天端过来的茶,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精疲力尽的女警官知道,自己现在也只能赌上这一次了。赵剑翎喝着热茶,心中不断地思索着各个事件。胡济东是如此危险的人物,郑霄晔和他在一起会不会遭遇到危险?杨清越等人在自己被救走之后会不会遭到什么残暴的待遇?顾老三会不会调查郑霄晔的身份?她只觉得阵阵的倦意冲击着自己的脑海,极度疲劳之下,她竟然昏昏趴在桌子上昏昏睡去。办公室的门开了,阮云天一脸淫笑地走了进来……杨清越和陈蓉在路边的丛林中走着。她们不但已不是赤身裸体,身上更已经穿上了女子的衣服。当陈蓉将强奸女刑警队长的歹徒们打昏之后,杨清越继续假装呻吟着,却利用这个时间穿上了歹徒们的衣服,随即逃走。等到那个驾驶卡车的歹徒醒悟过来时,她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逃离险境后,两个女刑警走了一个多小时,竟然遇到了一辆车。这里是唐老板的地盘,那辆车是他下属的一个妓院的。车里坐着几个卖淫的妓女,正外出归来。杨清越和陈蓉被歹徒们捆绑着监禁了很长时间,现在得以脱身,正准备出一口恶气。车被截下,车上的女人自然不是XX市女刑警队长和优秀女警官的对手。於是,一场袭击之后,两人不仅得到了车,还得到了女人的衣服,也不用光着脚在野外的地上走路了。杨清越选了一件灰色的连衣裙,而陈蓉则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和深蓝色的长裤。不妙的是妓女们居然都不穿内衣裤,所以这方面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善。两个女刑警的乳尖都清晰地顶在了薄薄的衣衫上,幸好没有男人,否则足以吸引无数淫邪的目光。不过此后两个人就没有这么走运了,要不她们现在应该驾着车随意地游荡才对。陈蓉那充满清纯气息的脸庞上终於展现着久违的微笑,一边走,一边问道:“队长,这车也真邪门,怎么开了不到一刻钟就没有汽油了?她们不会多备一些么?”杨清越那英姿飒爽的脸庞上表情凝重,道:“这正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我没有估计错,那我们刚才走错了方向。”陈蓉道:“这应该不会吧,现在我们在V国的西南边境,自然应该往东北走啊。我一直看着阳光的照射方向和树木的影子,似乎没有问题。”杨清越道:“错就错在这里。如果想要离开这个险恶之地,大方向上是应该向东北走的。可是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偏偏往东北是走向了唐老板地盘的核心。”陈蓉道:“什么?怎么会这样?”杨清越道:“你还记得我们刚开了两分钟车时看到的那个岔路么?如果我猜得不错,那里就是唐老板的一个窝点。否则,你想这车只有这点油量储备,还能开到哪里去?”陈蓉也觉得形势不妙,才出现了没多久的微笑又收了起来,道:“这么说,我们现在应该很危险。本来那群饭桶让我们打昏之后就会去找唐老板报告状况,现在再加上我们截车的时间,他们很容易就知道我们所处的大致位置,那可怎么办?”杨清越道:“你先不要惊慌,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往东南走,避开唐老板,随后再向北。但我们对这里并不熟,也不能无目的地四处闯荡,还是必须先沿着路走。”突然,后面响起了汽车开过的声音。杨清越作了一个小心的手势,就和陈蓉一同伏下身体,在丛林中看着路边的状况。只见一辆敞蓬汽车从后面开来,车上坐着几个人,看上去面目狰狞,正四处观望着,同时不知不知在议论什么。杨清越低声道:“这些就是来找我们的人。”陈蓉冷笑道:“就凭这么几号人也想来对付我们?队长,我们出去教训他们一番。”杨清越道:“不,我们还是少惹事端。这里唐老板的势力庞大,他们现在尚不知我们的所在,所以只能分散力量来寻找。但一旦我们暴露了,大批的人就会赶过来。何况你不要看他们人少,你怎么知道他们身边没有带枪?”陈蓉道:“也是。啊!他们走了,我们也不用这样趴在地上了。队长,我们继续走吧。”两个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走去。走了不到五分钟,又有汽车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杨清越和陈蓉赶紧再度隐蔽,她们看到的又是一辆载着歹徒的敞蓬汽车。两人站起身来,拍去身上的灰尘。陈蓉道:“看来唐老板的手下还真不少,一转眼就过去了两拨。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杨清越道:“所以说我们千万不要认为对方人少就好欺负,也许附近有不少他们的人手,只是我们没有看到而已。”就在此时,前面突然传来了女子的叫喊声。“不要啊!放开我,你们这群恶魔,不要啊。”陈蓉想到了刚才路过了那些歹徒,向来粗枝大叶的她也不多假思考,便道:“不好,有姑娘遭殃了。队长,我们快过去看看。”说话的同时,女警官就如同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女刑警队长虽然反应敏捷,马上醒悟到其中的问题,且不说此处是V国最黑暗的地方,岂会有良家女子随意出入,单是这几句话没有用V国的语言,就足以証明是针对她们的诱饵。眼看陈蓉鲁莽地行动,她想要拦阻,却已经慢了一步。杨清越道:“陈蓉,回来。”陈蓉不仅暴露了自己,而且选择的是一条最不应该的路径。她竟然打算直接从密林中冲到了道路内,再向远处赶去。女刑警队长虽然也追了上去,但陈蓉素来喜爱运动,短跑的速度竟出奇地快,杨清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闯到了路上。就在年轻的女警官闯到路上的那一刹,突然间她的面前出现了十个歹徒,一齐向她扑来,根本无暇顾及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直到此时,她才听到了杨清越的叫声,知道自己中了敌人的计,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对於陈蓉这样的女刑警来说,十个歹徒并不算太多,如果在体力状态完全正常的状况下,她还是颇有胜算的。但此时却完全不同,女刑警早就被歹徒们打得遍体鳞伤,又缺乏足够的休息,一身武功发挥不到五成,没有招架上几招,就中了好几拳。就在这时,女刑警队长赶到了。众歹徒只见眼前多了一个身穿灰色连衣裙的绝色美人,一出手就凌厉无比,瞬间将己方的大半攻势阻挡住。得到了支援之后的陈蓉也稳住了局势,终於从被动挨打的局面中解脱出来。此刻,四个歹徒缠住了陈蓉,其余六个歹徒则围着女刑警队长不断地进攻。杨清越和陈蓉先是奋力地招架着歹徒的攻击,并伺机反击。两个女刑警虽然体力状态均大不如常,但联手之下,对付十个歹徒还不算困难,一时间,歹徒们的闷哼声此起彼伏。尤其是杨清越,由於多日来在被捆绑的状况下受尽凌辱,此刻重获自由之后,斗志极其旺盛。没有僵持上几分钟,几个歹徒面对她的歹徒就纷纷被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陈蓉面对四个歹徒,其实也颇佔上风。不过,她虽然能在十数招内打倒一个人,但却由於杀伤力不足,倒地的歹徒很快就又站起加入搏斗,因此局势一直僵持着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女刑警队长解决了一边的敌人,很快加入了这方面的战斗。不到一分钟,四个歹徒也完全被打得满地打滚,看到敌人已无反抗能力,杨清越拉着陈蓉就闪入了密林。在她们的身后,汽车的马达声由远至近,显然歹徒们的增援也已经赶到了。歹徒们的叫声和吼声不断地在身后响起。“在那里,别让她们跑了。”“杨队长,陈警官,你们跑不了的。最好老老实实地和我们合作,否则你的下场就是……”一声枪响从女刑警队长和陈蓉的身后响起。这时听得另一人道:“大家最好别用枪,老板说过,这两个都要抓活的。”杨清越和陈蓉在奔跑中相互看了一眼,不知是觉得幸运还是不幸。虽然没有生命的危险,但与其落入唐老板的手中,只怕还不如被打死。陈蓉道:“队长,是我太鲁莽了。”杨清越道:“以后多细心些就是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这些了,关键是赶快逃走。”两人脚上穿的都是先前截住的车上妓女的凉鞋。凉鞋毕竟不怎么适合奔跑,加上她们的体力因素,和歹徒们的距离便越拉越近。听着后面的歹徒吼声越来越近,两人心中都知道大事不好。陈蓉心中一急,脚下打滑,摔倒在地。女刑警队长把陈蓉从地上扶起,秀眉微微一挑,道:“陈蓉,再这样跑下去迟早会被赶上。这样吧,你根据我前面的路线继续走,我先回头杀上一阵,想办法引开他们。否则我们一个也逃不掉。离这里最近的城市应该是L市,但歹徒们肯定会有防范,最好再躲远一些。我们都以H市为目标,如果能够脱险,最后在那里见。”陈蓉道:“队长,先前都是我不好,暴露了我们的方位。现在应该让我来引开他们。”杨清越道:“危急关头,还说这些干什么?你跑得快,脱身的机会大,但武艺差,一旦陷入格斗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还是由我来吸引敌人。这是命令,你必须服从。”说完,女刑警队长人影一晃,转身向反方向跑去。看到杨清越如此坚定,陈蓉也觉得她的分析十分合理,因此也不再坚持。辨明方向,往东南方奔去。只听得后面陈蓉叫道:“杨队长,小心啊!”女刑警队长知道现在所有的引开敌人的任务都必须由自己来完成。她很难估计能够脱险的机会,但她知道肯定比由陈蓉来引开敌人机会大得多,现在一切必须看她的发挥和歹徒们的实力。瞬间,杨清越已经和跑在前面的歹徒遭遇了。女刑警队长看准了时机,准确地攻出了两拳一脚,当面的三个歹徒纷纷被打倒在地。这三人跑在最前面,他们被打倒之后,最近的歹徒也在五步以外。杨清越瞬间向右一转身,转向西面跑去。之所以这样是为了扯远和陈蓉脱逃的方向。果然,歹徒们吆喝着从后面紧紧地追着女刑警队长,再也没有人去注意陈蓉的去向。当然,一方面也是因为杨清越身为XX市的刑警大队长,身份自然比一个普通的女警官重要,换了陈蓉会不会有相同的效果就不得而知。杨清越不停地往树木最为茂密的地方奔走,因为茂密的树木有助於遮挡歹徒的视线。这一系列问题她很早就考虑过了,穿着凉鞋、体力有限,要想逃出歹徒们的追捕,只有充份利用各种可能的条件。除此之外,她还每跑上半分钟就不断地改变着自己的线路,以增加追踪的难度和歹徒们所需要消耗的时间。就在刚开始吸引歹徒的时候,女刑警队长还曾经被歹徒们追上,先后交了几次手。小范围的搏斗很快就被她击退,杨清越的逃跑也得以继续。渐渐地,环境发挥了作用,歹徒们再要最近她就变的很困难了。即便如此,局势依然不明朗,人数上的差距导致了一旦被大批歹徒追行,女刑警队长将会被擒,而体力上歹徒们也佔据着优势。杨清越不能有任何地松懈,直线逃跑只会便於歹徒的追踪,因此她走着迂回的曲线,但这又使得奔走的路线变长了。正因为如此她始终未能把歹徒甩开,歹徒们的怒吼声依旧源源不断地从身后传来。女刑警队长突然听到了一个歹徒命令道:“她跑的是曲线,这里又视线受阻挡,根本看不见她,不利於追踪。大家一齐分散开来,多路包抄,想办法把她围住,老子就不信抓不住她。”直到此刻,杨清越的计划才得到了新一个阶段的成功。她走迂回曲线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引诱歹徒们对她进行包抄合围。这样做必然分散力量,她只要赶在对方合围成功之前,从一个方向突破成功,就可以藉助密林的掩护,摆脱歹徒。女刑警队长稍稍喘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的状况。由於在丛林中穿梭,灰色的连衣裙已经被划破了很多道口子,大腿、身体、乳房等部位的肌肤都或多或少地裸露着。但她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也就是五秒钟的休息,杨清越转向东南角,争取以最快的速度突破歹徒的包围。正当女刑警队长已经得到了最好的脱身机遇之时,意外发生了。她没有跑出几步,竟然被地上的藤蔓绊倒,重重地摔在了土地上。“啊!”不由自主的惊呼声顿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而这一摔也严重地浪费了她仅有的时间。精心设计的计划就此落空,杨清越顿时陷入了困境,她手足无措地从地上爬起之时,四面八方都冒出了歹徒的身影,等待她的是一场异常可怕的搏斗……************阮云天揽着赵剑翎的腰,一把将她托起,架在了自己的左肩上。此时她被阮云天抬着,衬衫的下摆早就凌乱不堪地翻卷而起,纤细的腰身已经完全裸露,典狱长的手触摸着那光滑的肌肤,感受着皮肤的弹性,更是心动不已。可是女警官却完全处於昏睡之中,没有任何反应。出了办公室,年轻的女警官被阮云天抬到了另一间房内。房中有一张床,男人把失去知觉的赵剑翎仰天置於床上,发出了无比得意的淫笑。阮云天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裤,爬到了床上。他用右手轻轻地整理着赵剑翎那显得有些凌乱的乌黑亮丽的长发,使得清秀的容貌完整地展现在了男人的眼中。她那紧闭的双目上有着长长的睫毛,鼻樑细巧,肌肤白皙柔嫩,虽然算不上倾城之色,但这清纯的气息却也足以令阮云天心醉。男人用手抚摸着她那秀气的脸庞。他完全清楚赵剑翎那极其出色的身手,但他并不担心自己是否会惊醒精锐的女警官,或者说他知道她不会醒来。男人已经在刚才的热茶中放入了迷药,没有几个小时赵剑翎是不会醒的。如果他愿意,哪怕几分钟也足以用绳索将她捆绑得结结实实,而这几个小时对於典狱长而言已经太长了。手指顺着颈项向下滑动,随即解开了女警官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衣衽上沿随着宽大的领口分向两边,映入眼帘的是薄薄的白色胸衣,令人心动的乳沟和一部份没有被遮掩住的胸部肌肤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阮云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突然加快了。宽大的男式衬衫穿在赵剑翎那略显娇小的身躯上,显然无法凸现她那玲珑美妙的身材。衬衫的扣子被一颗颗地解了下来,直到阮云天托起她的上身,将衬衫从手臂处拉下。这使典狱长产生了一种优越感。他可以想像,当精锐的女警官落在歹徒们的手中找到凌辱之时,一定是被绳索牢牢地捆绑着,要剥光她只能将衣衫粗暴地撕破。像这样被人轻松地解去衣衫,想必对赵剑翎而言只是第一次。赤裸的女警官看上去美若圣洁而不可侵犯的天使。精緻的肩头圆润光滑,腹部的肌肤平坦而紧绷着,配合着裤沿上方露出的肚脐,显得由为性感。和杨清越的美貌绝伦不同,赵剑翎最先吸引人的只是她的清纯的气质和贞洁的性格,但这却足以引起男人产生将她剥光的欲望。只有当他们得以窥她的裸体之时,才能真正感受到那近乎於完美的曲线。熊熊燃烧的欲火使典狱长不打算过度地浪费时间,右手托着赵剑翎的纤腰,左手解开了她的裤带。当不合身的裤子完全脱离了她的脚趾尖时,阮云天终於看到了一双久违的玉腿。当年在C国XX市见到年轻的女警官时,他能有机会欣赏到的性感部位只有她的腿。但现在的景像更令人兴奋,那条窄小的亵裤根本不会对完整地展示大腿产生影响,而在当时,即使赵剑翎穿着短裤,他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如此细緻地去观察那优美柔和的曲线。男人顺势将那条窄小的亵裤也从女警官的身上剥了下来。赵剑翎的身上最为神秘的部位也终於出现。稀疏的阴毛无法将阴部覆盖住。阮云天没有伸手进入阴部去试探她的处女膜,他早就在女警官的内裤上看到了点点精斑,此刻又能仔细地观察到被歹徒们强奸所留下的痕迹,微微地叹息着。直到此刻,赵剑翎的身上只剩下了半截背心胸衣,遮掩着她身上最为美丽的部位。那薄薄的胸衣下尖挺的双峰已成为了典狱长心目中的珍品,因此他想要把这最美丽的部位留到最后。在脱下她的胸衣之前,阮云天把赵剑翎的身体翻转过来,使她俯卧在床上。这样他又可以仔细地欣赏和抚摸女警官那浑圆的臀部。男人的手指从她的臀沟向上移动,沿着微陷的背线划过赵剑翎细腻的肌肤,直到触及胸衣的下沿。就这样,薄薄的胸衣被典狱长的手指勾起,轻轻地向上拉扯着,滑过了向上伸展的玉臂,最终也被脱了下来。展现在男人面前的是全裸的女警官的背面。不过口乾舌燥的感觉使得阮云天几乎无法坚持下去了。赵剑翎的身体被再度翻转了过来,正面朝上地躺在了床上。熟睡中的女警官轻轻地呼吸着,一对形状尖挺、曲线柔美的玉峰展示无遗,随之起伏。乳峰的尖端,浅红色的胸尖和淡淡的乳晕都是那么娇小,美得令人窒息。阮云天当然不会放过身材标緻的女警官身上最为美丽的部位。他的一双魔爪顿时将赵剑翎的乳峰拽住,开始捏弄起来。如果女警官此时尚有知觉,一定会不断地挣扎和呻吟,但现在,她却对於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冰清玉洁的身体任由男人侵犯着而毫无反抗。充满弹性的乳峰是那么柔软,虽然被男人粗暴地揉捏成了各种形状,但只要一松手,随着压力的消失,立即就会恢复原有的尖挺。红色的乳头在男人的挑逗下似乎渐渐变得坚硬起来。这一切,都使得阮云天的欲望渐渐地提升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他的生殖器挺立着,直插女警官的阴部。虽然典狱长相信,对於像赵剑翎这样的武艺高强、性格贞洁的女警官而言,强奸一定比迷奸更有乐趣,因为她一定会挣扎、呻吟,给强奸者带来一种征服的快感,但现在,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他只能在这种状况下进行迷奸。阮云天相信,被顾老三从C国绑架到V国,女警官一定被歹徒们蹂躏过无数次了。但这对她的气质和身体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影响。但生殖器进入了她的体内之时,阴道很紧,使阮云天甚至觉得赵剑翎还是一个处女一般。男人几乎陶醉了,他的生殖器迅速地在女警官的体内猛烈抽插了起来,神经无比地兴奋,一波波地快感很快就使精液射入了这标致的玉体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11
11

QQ|手机版|大西瓜Porn在线AV视频论坛

GMT+8, 2017-10-21 02:18

我们的联系邮箱:daxiguabbs@gmail.com

© 201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